给女友转款35万 大温男暴毙无遗嘱 前妻上诉追讨

一名列治文女子戴安娜·沃林纳(Diana Warriner)被命令支付40万加币的赔偿金,用于支付赔偿她已故男友的遗产,因为她被发现利用她的处境优势,花掉了男友本来应该用于投资的所有钱,给他的前妻和孩子几乎一分不留。

The above picture comes from “BCbay”

对此,BC省最高法院法官珍妮特·温特灵汉姆(Janet Winteringham)驳回了Warriner的主张,并指出她在关于自己和男友的关系以及35万加币转账的证言中存在矛盾之处。温特灵汉姆写道:“我对Warriner女士证言的真实性非常怀疑。”

据了解,Warriner的男友因芬太尼过量,于2018年10月身亡,没有留下遗嘱。

而在他死亡之后,她花光了男子的遗产。却狡辩称她是“正房”,声称她与男友以类似婚姻关系的方式生活了两年多,这意味着根据《遗嘱、遗产和继承法案》。此外,她还声称男友欠她钱,通过向她汇款35万加币来还债。

The above picture comes from “BCbay”

对此,被授予遗产管理权的前配偶辩称,沃林纳不应该持有这笔钱,她利用其男友脆弱的状态,在他药物成瘾期间,操纵了他。此外,前妻还称,这名女子根本没有真正了解前夫,就想空手套白狼,卷走他所有家产。

据了解,男子死前变卖房产80多万,支付完贷款之后,剩下的35万全部转账给了现女友。是什么让他如此慷慨,把钱转给一个两年多同居关系都不稳定的女子?

35万究竟怎么回事?

Warriner证言中最“显著和实质性的不一致领域”是关于35万转账的问题。

在男友去世之前,他出售了房产,售价超过80万加币,并用所得款项偿还了一些债务。他还将35万剩余款项转移到Warriner的账户上,她声称这是男友欠她的钱。

法官写道,“我接受(前配偶的)提交文件,(Warriner的银行记录)是事后编造的,并且自我服务。Warriner只是选择了每笔不明确的银行交易,并将其归属为(男友)或他的孩子所产生的费用。”

即使法院接受了Warriner归属给男友的所有交易金额,总数也“远远不够”35万。

法官还注意到Warriner在贷款申请和租赁申请中关于自己收入的谎言,她认为自己可以披露未来预期收入而不是实际收入的说法是“荒谬的”。

对于35万,Warriner还声称,她曾掏钱用于翻新男友的家,为了卖个好价钱。然而,她无法证明发票的真实性,并且在关于工作的细节和承包商的信息上提供了不一致的故事。

The above picture comes from “BCbay”

法官确定男友当时打算将35万投资,而不是把它送给Warriner,因为他曾告诉他的朋友和银行。此外,他还想保护这笔钱免受前配偶的占有。

转款时可能神志不清

Warriner还在男友转移35万时,可能对他施加了不当影响,男友当时正处于脆弱状态,因为他正在处理“重大健康问题”并“正在积极使用药物”。其中一名孩子说他表现得很奇怪,“不像他自己”,而其他人说他“感到有压力”。

The above picture comes from “BCbay”

法官认为,转账发生时男友的银行并不知道这一情况,这是“可疑的”,因为银行工作人员正试图帮助他管理资金。此外,转账还发生在兰里,那里的员工都不认识男友,而不是他平常去的分行。

到底有没有法律保护的实质性婚姻关系?

据了解,Warriner的男友之前和前妻以及他们的两个孩子一起住在他们位于Surrey的家中,他们在2015年分居后,前妻搬出了家,男友则留了下来。

Warriner声称她和男友在家庭住所共同生活了两年多,但法官驳回了她所说的入住日期。法官写道:“Warriner关于她搬进家中的日期的证言含糊不清,并且与提交的所有证据的总体证据不一致。”

“总之,由Warriner和男友签署的文件证据声明他们的婚姻状况为单身,时间是2016年10月8日之后。他们的财务状况是分开的,而Warriner保留她在里士满的邮寄地址。”

虽然男友在2016年有一份牙科保险申请表,上面写着Warriner是一个“事实婚姻女友”,并在2015年4月28日与他搬在一起,但法官认为这份表格“可疑”,因为填写表格的是Warriner本人,而说“事实婚姻女友”是“不寻常的”。

The above picture comes from “BCbay”

男友的两个孩子和他的一位超过25年的朋友的证言也证实了Warriner在男友去世前两年并没有和男友一起生活的事实。社会儿童及家庭发展部的记录也没有显示他们是以婚姻式的关系生活在一起。

虽然男友的姐姐和侄女为Warriner作证称他们确实一起生活,但由于时间线不可靠,他们的证言被驳回。

前妻:根本不了解孩子他爸,也不关心他的生活

法官指出Warriner证言的其他不一致之处,包括她声称与男友的孩子们有“非常积极的共同生活和参与所有活动”,而孩子们的证言却表示她只参加了他们的几场比赛。

Warriner还声称这对夫妇计划要孩子,尽管她最初表示相反,并且她就男友在2018年明显的体重减轻给出了“摇摆不定的证据”,这与男友朋友的证言相矛盾。

“总之,Warriner试图描绘一个为未来生活积极计划的情侣形象。我同意律师对她的建议:她真的不太了解(男友)。值得注意的是,她似乎对男友的健康问题的严重性不太熟悉,”法官写道:“我得出的结论是,她编造了一个故事,并在必要时添加了某些细节。”

法官:全部偿还转款的35万,并赔偿5万

法官认为,Warriner在男友去世后花费他的钱且未帮助他的孩子们,是“极其恶劣”的行为,因此认为本案应当追加惩罚性赔偿。女被告在没有向男友的两个未成年子女进行任何账务公开的情况下,花费了男友“几乎全部”遗产。

法官写道:“尽管他去世了,但证据毫无争议地表明,(男友)爱他的孩子,想照顾他们。Warriner未采取任何措施履行她对男友照顾孩子的承诺;他信任她,她却滥用了这种信任。”

法官裁定,Warriner不是她男友的合法配偶,需要向遗产返还35万,并追加惩罚性赔偿5万。

The above picture comes from “BCbay”

真是偷鸡不成倒失一把米,所以不要认为死无对证,法律是公正的。

Get in Touch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spot_imgspot_img

Related Articles

spot_img

Get in Touch

0FansLike
3,758FollowersFollow
21,800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Posts

spot_imgspot_img